动漫之家
  1. 动漫之家
  2. 其他小说
  3. 情敌都在等我分手
  4. 29、第二十九章
设置

29、第二十九章(1 / 2)


折腾了一个多星期,左闻溪还是搬家了,买了个一室一厅的二手房,离医院很近,附近交通也非常方便,楼下就住着她们科室的副主任,这屋子就是副主任牵线搭桥的,钱,她自己出了一点,剩下的父亲给垫付了。

“这个,就是我和你?妈给你?的嫁妆!”

左父一脸不高兴的把房产证拍到了女儿的手里,看得左闻溪很想笑,怕她多想,妈妈赶紧过来安慰她。

“别听你?爸爸瞎说?,他就是一时间有?些接受不了,等过几天就没事了,一个人住要小心啊,有?什么问题给我们打电话。”

“妈,您放心吧,我这还在市区呢,能出什么事,而且那个小区里好多都是我们医院的同事,平时互相也有?个照应,没事的。”

家里就她一个孩子,搬出去之后,妈妈就感?觉到什么叫空巢老?人,虽然平时嘴上嫌弃着,可谁不想孩子在家里住着,好歹多一个说?话的人。

搬入新家的第一晚,陈季和就找了个理由借宿。

“你?真的不打算回去吗?”

“刚才喝了酒,不能开车。”

想到刚才他一直和江遇喝酒的样子,左闻溪觉得这人是有?备而来,自己带了酒来庆祝她搬家独立不说?,还一个人喝了大半瓶。

“你?故意的吧?”

“你?怎么知道。”

刚才喝酒喝得有?点急,陈季和觉得现在脑子还是有?些晕,拉着她的手把她拽到怀里,把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,半醉半醒的说?。

“哎,等了这么久,终于找到个机会和你?同居了,不过,什么时候能变成合法同居啊,我今年都二十八了。”

他的呼吸洒在她的耳朵后面,很快她的耳朵就红了,听着他醉人的声线,左闻溪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急什么,我又跑不掉。”

“你?说?我急什么?每次去你?们家,看着你?父亲的时候我都会紧张,我家老?头?发火的时候我也没心慌过,领了证,你?就是我的了,就不怕他们把你?抢走。”

他说?得很慢,还有?几分?含糊,左闻溪听完心里有?些酸涩,有?些后悔三年前走的那么决绝,如果当时把问题说?出来,他们之间也不用?白白浪费了那三年的时光,可惜人生没有?如果,那时她年少?轻狂,以为自己真的离开他也可以,谁知道一直忘不掉。

“不用?怕,他们不会和你?抢人的,我爸妈是很开明的,现在只是有?些不放心,你?们陈家的事太复杂,他们想等风平浪静之后,再考虑咱们俩的事。”

陈家的事,连她自己都没信心,她确实是爱他爱到愿意为他放弃一切,可她得让她的家人心安,父母有?他们的立场,她不能太自私。

“哎,我也知道,所以才在这么拼命的工作,要知道会遇到现在这个坎,这三年我就不在公司里打酱油,老?头?子就是存心坑我。”

如果他三年前知道会有?这一天,肯定就不会给陈季霖出头?的机会,哪会像现在这样,给自己挖了个大坑。

左闻溪听完也不知道该同情他,还是该笑话他,非常无奈的拍了拍他的手,让他松手。

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既然你?不想回去,那就留下来吧,不过我这里可没有?你?穿的衣服。”

“没事,我睡觉可以不穿衣服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左闻溪感?觉额头?上飘过一排黑线,她现在非常怀疑他到底有?没有?装醉,这种?话都说?得出来。

借着喝酒的理由,陈季和这一晚就没离开,满足的抱着怀里的人睡到了大天亮,早上虽然穿着皱皱巴巴的衣服出门,可脸上就写着两个字:开心!

“我跟你?说?,今晚不许来我这里了,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去,又不是没有?住的地方。”

说?完,她就急忙拉开车门去上班,陈季和抬手揉了揉额头?,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子。

晚上左闻溪要加班,刚打算和同事出去吃点宵夜,就接到了陈季和的电话。

“你?今晚加班?”

“对啊,娃娃脸告诉你?的?”

站在她家门口,看着紧闭的屋门,陈季和觉得这些不需要别人来告诉他,他有?眼睛,看得见?,有?脑子,猜得到。

“那你?吃饭了吗?”

“没有?呢,正打算和同事一起去吃宵夜,你?怎么了,找我什么事?”

陈季和低头?看了眼脚边的行李箱,咬咬牙故作镇定的说?。

“还没吃,我这边刚下班,想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?完,就被左闻溪打断了。

“你?怎么又加班了。”

虽然自己也经常加班,可左闻溪知道她的状态和他还是有?区别的,他更多的时候都是和人喝酒、应酬。

“我…我今天有?点事,既然你?也没吃饭,我就正好去找你?,一起吃个宵夜吧。”

左闻溪看了眼那边的同事们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好,那你?过来吧,我和她们说?一声。”

“你?等我一下,我这就开车过来。”

左闻溪点点头?,挂断电话之后,转身去找那几个同事,说?了抱歉之后回到办公室等他过来。

虽然已经大半夜了,可这个城市却还没有?沉睡,很多上班族都才下班,纷纷开始寻找符合自己口味的事物。

陈季和来的很快,左闻溪才趴一会儿还没睡着,他人就到了。

“你?真的是从公司过来的吗?”

虽然离的不远,但也没这么近吧,挂了电话还没几分?钟的感?觉。

没想到她大晚上脑袋还这么清醒,陈季和差点露馅了。

“我是在车上给你?打的电话,那个时候离医院就两条街了,走吧,咱们吃饭去。”

左闻溪点点头?,没再怀疑他,脱掉白大褂,拿着包一起出门,这个时候一般的饭店也都关门了,更多的都是深夜大排档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